科创论坛是创客学术分享平台,它是为科技爱好者服务的互联网基础设施。 “创客”是科技爱好者的俗称;创客一词更为大众所接受,因此科创采纳该名词。 “极客”是从事特种科技爱好活动或前沿领域研究的科技爱好者。 优秀的职业科学家和工程师通常必然是“科技爱好者”。 简介 建站之始,科创论坛希望为科技爱好者搭建一个自由的交流平台,以此促进创新和创意的产生。后来根据刘虎的科技教育思想,将论坛的宗旨定位于“倡导科学理性,发展科技爱好”。 [发展科技爱好,促进科技教育] 鼓励面向学术前沿的科技爱好活动,促进人们把学习、探索最新科学技术知识作为自发的追求,是推动科技教育,加深学术协作的有效途径。对学生或业余爱好者而言,如果有更多人学科学、爱科学、用科学,将多一点的时间花在对这些爱好的追求上面,相比其他某些爱好,或许更有利于我们的未来。 [倡导科学理性,传播科学精神] 纠正 科学理性的匮乏 ,传播科学精神,是科学教育的核心任务。通过科技爱好活动,人们除了学到科学知识以外,最重要的收获是科学的逻辑、科学的方法、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的思维,概括起来,就是科学理性。 科创论坛希望通过支撑科技爱好者的学术交流,改善学习科学知识的效率,服务科技创新活动;通过倡导科学理性,传播科学

  【环球网科技报道 记者陈健】为了对抗空气污染,中国建造了实验性质的空气净化塔,高度超过一百米,被誉为“世界最大的空气净化器”。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这座塔位于陕西省西安,将为中国长期的雾霾问题带来积极的影响。   (附件:279485)   西安这座“除霾塔”正在接受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专家的测试。研究负责人曹俊基(音译)说,这座塔自建成以来,每天生产的空气净化量已超过1000万立方米。他还指出,在过去几个月里,在1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观测,空气质量有所改善。   西安已经有十几个污染监测站被用来评估这座塔带来的积极效果。根据曹的说法,当空气污染严重的时候,这塔也能把雾霾降到中等可容忍的水平。不过,目前得到的结果数据是初步的。该小组计划发布更详细的数据,目前,这种技术可使PM2.5降低15%。最终数据计划于今年3月份公布。   西安这座“除霾塔”于2015年推出,底部是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矩形集热棚,主要作用是聚集污染空气,借助太阳能对其进行加热,促使热气流沿塔上升,途中会经过多个过滤层。   根据制造商在2014年提出的专利申请,一座全尺寸的塔将达到500米高,直径200米。这样的的大小可以覆盖近30平方公里,能净化小城市的空气。 (附件:279481)

  《永动机和永动机的标准》二     现在说一说永动机和永动机的另外一个标准,并且该标准与能量的供给方式无关。这里涉及的是人体永动机的问题。把人体做成永动机的设想与做成不用人为的添加任何能量就能自动运行的永动机设备的设想一样都是千年以前的事了。      我们人类的祖先自从在树上下到了大地上就开始走上了向大自然宣战的历程。从古猿向古人的转变过程促使我们的祖先产生了准人类的劳动和生活方式、准人类的思维方式以及准人类的语言交流方式。主动向大自然宣战也使我们的祖先付出沉重的代价,在哪个时代我们的祖先的平均寿命还不到20岁,成为了当时的生物界中连野牛、野羊、豺、狼、虎、豹都不如的濒危物种。          我们的祖先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都是处在随时都有可能被大自然灭种的黑暗之中。在走向人类转变的路上,也有许多与我们的祖先并行前进的准人类的分支被淘汰出局灭绝了,只有我们的祖先完成了从古猿到准人类到人类的转变,从被大自然淘汰灭绝的边缘中走了出来,从濒危物种的黑暗时期走了出来,以胜利者的姿态变成了人类,从此稳稳的站立地球的大地之上。          在我们人类诞生之后,我们的先人就以创新的生产生活方式和创新的思想和思维方式开始了推进人类社会前进的伟大历程。在人类改造自然改造世界的过程中有两个伟大的思想和实践的亮点一直伴随着我们,其一就是不用人为添加任何能量就可以自动为人类做工的永动机设备;

       "缸中之脑"是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1981年在他的《理性,真理与历史》(Reason, Truth, and History)一书中,阐述的假想。        "一个人(可以假设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与"缸中之脑"假想相似的最早记录,是中国古代的"庄周梦蝶"。 《庄子·齐物论》记载:"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戚戚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就是说,从前,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感到无限的自由舒畅,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庄周。醒后惊惶地发现自己是庄周,却又不知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这就是他物与自我的交合变化。这个看似荒谬的故事显示了庄子不同凡俗的思维方式

前阵子组织体检,我们论坛软件的作者之一查出乙肝,在随后的几周内指标迅速恶化,不得不住院治疗。让人纳闷的是,首先我国很早就组织学生进行乙肝预防接种,对于这种90后来说,除非主动逃避,不太可能没打过疫苗;其次乙肝其实是一种对免疫缺陷者敏感的病,感染的机会很多,要感染早就感染了。如果成年才第一次感染,通常不会太严重,而且往往是自限的。像这位这样成年后才通过体检首次发现,而且一发现就很严重的情况,并不多见。 于是我回想了一下那过去的事情。第一次体检查两对半,应该是小学四五年级的事。这个检查是学校组织的,有没有收费忘了,但确实是只检查不注射疫苗。而且当时采用的活疫苗必须确保没有被感染才能打。我的结果是没有感染,但也没抗体。由于那时候不会在陌生的地方吃饭,所以没有打疫苗(那时候普遍认为乙肝是经口传播的,尽管这种认识并不正确)。 第二次是初中体检,查出来依然阴性,不过这次可以交钱在学校打疫苗,家里给了钱,就参加了学校的注射运动。 再一次关注这问题就到了高中了,检查发现抗体依然阴性,也就是说初中的疫苗白打了。于是,又一次参加了学校的打针运动,不过这一次似乎没有交钱。 转眼就到了大学,新生进校不久组织体检,结果还是完全阴性,这就奇怪了,马上又在学校交了钱,再打… 毕业后在政府部门工作,刚去一个多月正好遇到集体体检,有七八百元标准的自选

工业电解的一些基本知识——业余情况下电解制备化学品需要注意的问题 一、工业电解的电流强度 根据法拉第电解第一定律(暂时采用高中物理的叙述方式): m=k*Q=k*I*t m为电解析出物质的质量,I为电流,t为时间,Q=I*t即电量,k为电化当量,再根据法拉第电解第二定律: k=M/(F*n) M为电解析出物质的摩尔质量(单位kg/mol),F为法拉第常数(96500C/mol),n为电解析出物质的得(失)电子数,最终可得: m=M*I*t/(96500*n) 如果M的单位是g/mol(即通常的摩尔质量单位,数值等于分子量),那么析出物质质量m的单位就是g。 以电解硫酸铜溶液为例,设电流为1A,电解时间6h,计算阴极析出铜的理论质量: m=64*1*(6*3600)/(96500*2)≈7.16 1A电流对于电子电路已经是个不小的电流,电解6h,仅得到比7g多一点的铜,工业上甚至实验室中,这样的生产或者制备效率都是不可接受的。 因此,工业上,电解工业,例如氯碱工业、电解铝等,是有名的“耗能大户”,电解电流通常是kA数量级的,而且采用多个电解槽串联,串联的电解槽数可达数十个到数百个,总电解电压往往也是百V甚至kV级,这样才能获得工业要求的每天kg级甚至t级产量。 即使在实验室进行电解,要想在数h时间内,获得制备量可以接受(一般是数十g的制备量)的产品,电流也需

关于第八届科创节有关事宜的通告(三) 第八届科创节组织委员会,2018年7月25日 本届年会,前三天的活动地点在北京经济管理职业学院,第四天(8月5日)在中关村举办科创节(开放日)活动。下图标注了主要地点。 8月1日-8月4日 8月1日-4日的活动地点距离市区较远,在8月1日当天由组委会安排车辆在地铁天宫院站接送参会人员。其他时间到达的朋友可通过出租车等方式前往活动地点,费用70-100元左右。需要留意,由于限制政策众多,目前在北京已经很难约到滴滴。 需要乘坐组委会车辆的朋友,请务必提前联系组委会。联系方式:丁可可 18五柒6726334(微信同号,请将中文替换为数字) 从首都机场到天宫院地铁站的路线如下图。除非夜间,其它交通方式可能很慢: <img src="/r/287434" class="

一周活跃用户

帖:1 复:6
帖:1 复:2
帖:1 复:1
帖:1 复:1
帖:0 复:2
帖:0 复:1
帖:0 复:1
帖:0 复:1
帖:0 复:1
帖:0 复:1
帖:0 复:1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