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合肥7月12日电(记者杨丁淼、汪海月)记者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了解到,固体物理研究所在合成超高含能材料金属氮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该所采用超快探测方法与极端高温高压实验技术,将普通氮气成功合成为超高含能材料聚合氮和金属氮,揭示了金属氮合成的极端条件范围、转变机制和光电特征等关键问题,将金属氮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该项目由固体物理研究所的极端环境量子物质中心科研团队完成,特聘研究员亚历山大·冈察洛夫带领的科研团队采用超快探测方法与极端高温高压实验技术,以普通氮气为原材料成功合成了超高含能材料聚合氮和金属氮,揭示了金属氮合成的极端条件范围、转变机制和光电特征等关键问题,将金属氮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相关结果发表在国际著名综合性期刊《自然》子刊上。 氮气占大气总量的78%。通常情况下氮气以无色无味的双原子气体分子形式存在,然而在极端高温高压条件下,氮分子会发生一系列复杂的结构和性质变化,比如分子发生解离进而发生聚合作用形成聚合氮或进一步形成金属氮,这两种形态的氮材料都是典型的超高含能材料。氮材料聚合物是五种常规超高含能材料之一,蕴含大量可释放化学能,是目前常用炸药TNT能量密度的十倍以上,具有含能密度高、绿色无污染和可循环利用等种种优点,如果能作为燃料应用于载人火箭一、二级推进器,有望将目前火箭起飞重量提升数倍以上。其原子形态“金属氮”

[科新社八月六日专稿]2018年科创年会暨第八届科创节,于2018年8月2日至8月5日在北京举行。 从2009年开始,早期的科技极客通过社区约定,每年暑期选择一个城市举办年会,交流科技爱好领域的最新进展,同时联络感情,科创年会和科创节由此诞生。今年的科创年会由科创论坛和科学出版社共同发起,科创大猫、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北京经济管理职业学院、在京爱好者共同承办,得到了《无线电》杂志、乐思科教、职业创客联盟、北京日报、海淀电视台等二十多家单位大力支持,顺利完成年会各项活动项目和科创节学术论坛、创客教育展,取得了圆满成功。 本届年会进行了微波炮实验、短波数据通信、洞穴通信机研制和实验、无线电测向、电磁炮组装和实验、轻气炮制作、铝热剂制作和演示、特斯拉线圈调试和体验等实验或体验项目,完成了内部学术交流和洞穴探险等活动,参会爱好者进行了深入有趣的交流;科创节(开放日)举行了极客学术报告会、创客教育展等活动,接访百余人次,取得了良好社会效益。 下面请跟随本社作者走近年会值得记忆的瞬间。 上篇:2018年科创年会(8月2日-8月4日) 8月1日报到日,骄阳似火,气温高达35度以上。一车和

它身体细长像一根棍子,大到上百米,小到几厘米,依靠几只翅膀在空中急速飞行,过去的7年时间里,世界各地的人都曾用摄像机或照相机拍下它的身影,但却从未有人用肉眼见过它,这就是“飞棍”,被披上神秘外衣的不明飞行物。 随着越来越多的“飞棍”照片现身,一场席卷全球的争论也随之展开,在电视、报纸等媒体上,在互联网上,人们争论的焦点只有一个:“飞棍”到底存不存在?如果存在,为何从来没有实物现身?如果不存在,那照片和录像拍到的“飞棍”又如何解释? 现身 凭借录像带中拍摄到的影子,电视制片人伊斯加米拉宣布发现了新的物种———飞棍。作为佐证,他收集了许多关于飞棍的影像资料,但从未发现飞棍的实体。 1998年3月19日,美国独立电视制片人朱斯·伊斯加米拉来到了4年前拍摄到UFO的地方———新墨西哥州罗兹威尔东南方的一个小镇。为了和从前的录像做对比,他在曾经出现过UFO的地方拍摄了一段录像。回到工作室后,他察看这段片子时看到一个影子从前面的公路上掠过。 最初他觉得是虫子或飞鸟,但当他一帧一帧地播放录影时,却认为这是“从没看到过的东西”。伊斯加米拉的妻子给这个飞行物起名叫“棍子”(RODS),因为这和她在显微镜下看到的棍状微生物很相似。 此后,伊斯加米拉向公众宣布发现了新的物种,他说虽然不能确定这是什么生物,但录像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同时,他开始向公众征集任何有关飞棍的资料。 在墨

[前言:强烈建议只读楼主,读完再看回帖评论。] 社会要高效运行就需要分工合作,每个人分到的工就是他的职业。 你工作便获得回报,不工作就没有回报,这样简单的关系维持着人类社会的延续。 然而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人与人在工作能力和生存欲望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作为一种本能),但回报越来越不平衡,比如扎克伯格并不具有什么超常才能(只不过他的阅历、运气和知识结构结合的比较完美),但他可以为大半个世界提供社交服务,获得富可敌国的回报。这样的情况正在越来越普遍。深圳一家工厂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拧过一万颗螺丝钉,但他采购的100台机器人每天可以拧一百万颗。北京一个大数据公司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算过一万道数学题,但他的数据中心每小时解决一百万道。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将获得无与伦比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绝对不是免费的;人工智能也要耗电,而培养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也许你无法支付电费,也许你连硬盘也买不起,而隔壁家的小刚,爷爷辈就是做人工智能的,积累了300PB的训练数据,训练出来的模型被用于20种女仆机器人。今天我们苦恼的是社会的贫富差距太大,明天我们将要苦恼的是知识积累的差距太大:小刚因为家里那么有知识(积累了那么多私有的人工智能),所以一生下来就能享受各种机器女仆服务,拥有一间机器人工厂,是名符其实的“知二代”。 你也许会问,我今天能付得起电费,今天能买得起硬盘,为

最近在网上看到了一款工作在短波段的有源天线——miniwhip天线。这款天线的优点就是体积非常小。正好符合了在城市里不好展开天线的需求。在网上看了一下原理,按照原版电路打了块板子,想看一下效果。昨天焊完之后立马测试了一下。(附件:280610) (附件:280612) 第一图是晚上接收中波,第二图是今天白天的15M。(使用了上变频)(附件:280613) (架天线的地方)    在网上查了下资料,这个天线的原理主要是测量金属片和地之间的电势差,接地比较讲究。大家可以参考一下这个网站 http://www.pa3fwm.nl/technotes/tn07.html    。    因为仪器有限,只能从简单的接收看效果。从接收效果看来,和我原来使用的5米拉杆天线效果差不多。但是架设确实方便了很多,而且体积也有优势。可贵的是接收中波的效果也确实可以。只不过应该接收效果还可以提升的,因为我接收的地方并不开阔。学校把楼顶都锁了,我只能在寝室阳台上架,三面都是墙 。     这里还有一些MINIwhip天线资料: (附件:280615) (附件:280614) 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做一下。 这个天线当然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能发射,只不过对于喜欢接收的爱好者不是什么大问题。对于想要联通的又不能上楼顶的HAM来说,还是选小环天线。只不过我在找miniwhip天线资料的时候看到

童年就是在家里那台老红灯收音机陪伴下度过下午时光,兄妹四人围着八仙桌听着收音机,那种感受时常在眼前浮现。最近闲着没事想做台收音机,我是文科生,电子类基本文盲,下载了一些儿童电子类书籍学习,现在略动电阻,电容,二极管,三极管,找了个最简单的单管收音机图,9014三极管机,选这个因为家里电话里有这个原件,那个坏掉的步步高子母电话机的原件被我拆下一堆(够组装很多部单管机了,2000年左右的机子原件确实好些,后面制作出来的感受)。花费了一周时间做出来,所有的原件都是拆机件,中波磁棒买不上(电子市场转了一圈也没有,得到都是差异的眼光,这个时代还有人做收音机,嘿嘿,俺还不好意思说自己玩,岁数也特大了点),多亏有旧货摊,买了几个旧收音机,要买坏的,结果买回来就是好的,没办法,只有拆开借用那根磁棒,我不想把好的整坏。 材料:9014三极管,1N4148二极管2个,电阻100K一个(被我焊在线路板背面了),电容2个,331瓷片电容,682云母电容,磁棒一个(磁棒架是一个针管,空气可变电容一个(这个比那些小的塑料的确实灵敏),按别人的电路图全盘照搬,那个线路板是电话机锯下的一块,锯的不规整,底座是个美国大杏仁盒盖。还漏掉了那个GZL,这个是节能灯里那个变压包,我把外面的拆了,中间留了磁棒,用着很好,看了很多资料没人用这个,难道我是首创? (附件:133283) [attachme

作为一个军事迷,战争片是其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战争片看多了,特别是近来也看了许多日本战争片,觉得中日两国战争片表现手法有很多不同,从中也反映出中日两国对待历史的态度和军事观,下而罗列其中的一些主要差异。      1、日本战争片展现的是士兵英雄顽强,中国战争片重点歌颂领导和指挥员的英明伟大。包括《零式战机》《没有出口的海》《啊,海军》等故事情节较好的日本战争片,讲的最多的是日本普遍士兵的故事,其中最多的群体是军曹(相当于我国的士官)的战斗故事,包括《三本五十六》中,也花很多镜头对士兵进行描述,而我国战争片基本上是一切围着领导转,歌颂指挥员英明的比较多,士兵则是憨厚的形象,近年来的一些垃圾般的军事题材片,基本上是领导和上级英明果断,士兵一个个傻乎乎的。      2、日本战争片从不掩饰日军的残暴,中国战争片中的军人仁慈友善。日本战争片中充分反映了日军粗暴的本质,首先是军队内部打骂成风,可以说每一部日本战争片都有上级野蛮殴打下级的镜头,在《吾为君亡》中,日本宪兵对一个60岁的老妈妈拳打脚踢,在《太平洋海战》中,日军屠杀已举手投降的战俘、残杀菲律宾民众都充分展露。中国战争片中的军人十分仁慈,无论是上下级之间、还是对待战俘和老百姓,都表现的宽仁大度,给人以仁义之师的印象。      3、日本很少有侵华题材的战争片,中国抗日主题电影多如牛毛。日本战争片讲太平洋战争的占很大比例,对于侵略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